秦舞阳跟着荆轲去刺秦时候,据司马迁说,才13岁。司马迁还说,秦舞阳杀人的时候,被杀者都不敢和他对视,所以,燕国人都称秦舞阳是个勇士。

英格兰人,17岁的热奥沃尔考特是本届世界杯最年轻的球员。他的年少,他的神秘,都颇似传说中的秦舞阳。没有人看过他在英超的比赛,因为温格甚至没让他上过哪怕一分钟。但队友却爱把他夸的很神奇,坎贝尔甚至说,这个小孩的速度比亨利还快。自从打白俄罗斯和匈牙利亮相了20多分钟后,热奥沃尔考特就暂时“失踪”了。

按照司马迁的叙述,秦舞阳如何通过荆轲的考核,只字未提,易水之别,群情激愤这样的场景,秦舞阳也没踪影。但秦舞阳突然出现在了秦王的殿堂之上荆轲捧着秦朝叛将的人头,秦舞阳捧着装有燕国割地的地图。“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这一句,仅此一句,秦舞阳出现在正面描写里,从开始,到结束。13岁的秦舞阳,尽管平日里在燕国,可以凶狠到杀人而被杀者都不敢对视,但这个少年魔头,一踏上秦王的宫殿,却脸色发白,浑身战抖。于是,荆轲的刺秦行动一开始就毁于秦舞阳。

为什么要带上沃尔考特?如若换你是埃里克森,你会作出同样的选择吗?为什么就不能是迪福?同样是速度型前锋,同样可以撤回中场接应,如果真正需要一个应急的替补,迪福绝对会比沃尔考特具有实用价值。

但埃里克森和司马迁一样,都是叙述大师。而埃里克森如此“写”沃尔考特,却是为了让人记住这个17岁的球员。他想淡化的,是处于矛盾焦点的他和鲁尼。至少在前面一长段的时间里,他的这个叙述,起到了部分的作用,英格兰人因鲁尼而引发的愁绪、焦虑以及争议,有不少分给了这个神秘的雏鸟热奥沃尔考特。

但现在,鲁尼已经接受了最后一次体检,他能否上场,马上就有了断。关于这个荆轲一般的主角,不可阻挡地再次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鲁尼的命运,决定着英格兰的命运,以及埃里克森的命运,于是,沃尔考特已经和秦舞阳一样,属于应该被遗忘的角色。埃里克森的叙述再高明,也无法改变这个趋势。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