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林良锋报道 上轮英超有四大冷门,利物浦和纽卡斯尔主场被实力远逊自己的球队击败,曼联在老特拉福德被曼城逼平,以及阿森纳做客水晶宫守不住领先优势。冷门方式几乎雷同:利物浦迎战连续4轮不进球的伯明翰,17次射门7次射正,伯明翰只有2次,但打进了致胜1球;纽卡斯尔狂轰滥炸19次,15次打正门框,富勒姆只有7次,结果1比4;阿森纳的射门有19次,8次有效,水晶宫只有1次,结果1比1;曼联?射门也高达17次,其中4次被扑住,5次被对方后卫堵枪眼,最终打成0比0。但谁也没有曼联挨骂挨得多。

这是弗格森不愿看到的统计。利物浦不进球,人们可以原谅他们两名正选前锋缺阵,12轮进了18球;纽卡斯尔属时运不济,遇上对方替补门将“鬼魂附体”输了,12轮下来几乎每轮差不多2球进账;阿森纳冠军杯受挫,最近状态和信心不足,也有借口;曼联不仅没有进球,连借口都没有。将近7000万英镑的4人锋线球都不到,亨利一个人的贡献就差不多是曼联锋线的两倍。

如此尴尬的局面已31年不遇,上次曼联开局这么糟糕已远在1973-74赛季——他们最后降了级。当时曼联的锋线也不弱,有贝斯特、基德、马卡里和安德森,12轮联赛过后只有10个进球。过去31个赛季,曼联同期最高进球数是2000-01赛季的33个,几乎每场近3个。降级虽然耸人听闻,但在勉强战胜阿森纳后,曼联又庸态复萌,支持者们刚刚看到了一丝希望,两轮只得1分、1球未进的现实让他们有如当头一盆冷水,浇得彻底心凉。弗格森赛后承认,英超已经成了二马相争的局面,而其中一匹不是曼联:“我们的状态不足以联赛夺冠。”

过去两轮联赛适逢范尼停赛,因此,各方面批评的火力就都集中在鲁尼身上,贝斯特对晚辈毫不客气:“花那么多钱,他应该每轮都交点像样的货色,可他没有。进球荒在所难免,他应该意识到了高处不胜寒。”连萨哈也觉得自己和队友那么多机会不进太丢人:“我很难相信我们没赢,我们有很多机会,我的头球就是其中一个,真是令人羞耻。这事必须马上改变,人人都知道我们有这个能力,我们再也没有借口了。”

曼联上世纪70年代的前锋马卡里则对曼联的霉运表示不解:“毫无疑问弗爵士手中有最好的4名前锋,但为什么脚风如此不顺,真是个谜。要说他们不能进球吧,范尼刚刚1场冠军杯进了4个,鲁尼冠军杯处子赛亮相就来了个帽子戏法,史密斯不也进了7个么?可为什么一到联赛就不行呢?甚至萨哈也刚伤愈复出!将目前的困境归咎于个人是不合适的,这是信心的问题。他们必须尽快打出状态,否则圣诞节前曼联就和英超冠军无缘了。”

另一位曼联名宿丹尼斯·劳则持另一种看法,他认为如今联赛冠军已不如当年那么重要,如果曼联在赛季结束时仍能拿到冠军杯资格,就不算是太差的成绩:“近些年比赛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你不再需要拿下联赛去打冠军杯,现在最重要的比赛在欧洲。现在虽然看上去让人揪心,但我坚信这不是什么世界末日。只要他们能打进冠军杯就行,联赛是差了点,但他们在欧洲还是很有机会的。”业内的许多人士,包括基冈在内,都不愿此时将曼联一笔勾销,因为这样的错觉以前太多了。基冈曾是曼联绝地反攻的受害者,他警告同行们:“只要有些常识的人就知道这么做很愚蠢。”

尽管状态萎靡,曼联也不是一片愁云惨雾,福琼即将在周三对水晶宫的联赛杯复出,曼联球迷反对格雷泽收购的行动得到了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精神上的支持”,但后者表示国际足联“不便介入”。曼联明年将再度访华,地点是北京,对手是北京现代,细节将在12月中敲定,曼联将在未来固定其远东的行程。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