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在站博士后,研究方向为体育教师教育、体育课程与教学。曾任教育部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秘书、教育部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成员兼秘书、教育部全国专业学位水平评估专家等职务。主持国家社科基金2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等各类课题23项;发表学术期刊论文130余篇,出版《体育学科核心素养的解构与阐释》《体育教师发展核心素养研究》《体育教师专业标准研究》等专著3部,参编/译各类著作或教材22部,荣获第八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第2)等各类奖励50多项。

在《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22年版)》精神的引领下,如何通过体育与健康课程培养学生的运动能力、健康行为和体育品德3个方面核心素养成为重要议题。研究表明,在体育与健康课程中落实核心素养培养的现实意义在于:有助于党和国家政策在体育与健康课程领域的落实、有助于体现体育与健康课程独特的育人价值、有助于为推进新时代体育与健康课程改革提供指导依据、有助于推动学生体育学习方式的转变。落实的思维原则:以“立德树人”为引领,通过核心素养凸显体育与健康课程的育人功能;以“学科大概念”为基点,发挥体育与健康课程落实核心素养的支架作用;以实践性为原则,强调核心素养在体育与健康课程中的创造性转化;以解决问题为导向,促进核心素养在体育与健康课程中由“公共意义”转向“个人意义”。推进的实践路径:强化目标意识,制订与核心素养对接的体育学习目标;聚焦内容整体,设计指向统整性的体育教学大单元;应用适宜教学模式,落实“教会、勤练、常赛”的教学要求;注重素养表现,评价学生在体育学习中的核心素养达成度;提升教师素养,为核心素养在体育与健康课程中的落实提供坚实保障。

尹志华,孟 涵,孙铭珠,等.新课标背景育与健康课程落实核心素养培养的思维原则与实践路径[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22,34(3):253-262.

教育部于2014年印发的《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提出要研究制订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并依据该体系修订课程方案和各学科课程标准,从而正式启动了我国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改革。体育与健康课程是学校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行政部门、专家、学者和一线教师等针对体育与健康课程,多方协同研制了涵盖运动能力、健康行为和体育品德3个方面的核心素养,并基于体育学科核心素养积极推进课程改革。比如,教育部于2018年1月发布的《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17年版)》提出了针对普通高中阶段的体育学科核心素养;教育部于2020年1月印发的《中等职业学校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中提出了针对中职阶段的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倡导以新的课程标准引领中职学校的《体育与健康》课程改革;教育部又于2022年4月发布了《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2022年版)》[简称《课程标准(2022年版)》],提出了义务教育阶段体育与健康课程的核心素养。自2020年9月开始,教育部启动了以核心素养为导向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体育课程教学指导纲要》修订工作。此外,一些学者也在积极探索学前教育阶段的幼儿体育核心素养。由此可见,构建大中小幼一体化的体育核心素养并将其落实在各类体育与健康课程中,是新时代推进学校体育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核心素养的提出,是践行“健康第一”指导思想、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内在需求。但是囿于多方面因素,当前一些学校体育工作者对体育与健康课程落实核心素养的重大意义认识不足,甚至存在一些误解,从而导致在教学与研究工作中出现了一些偏差与不到位。例如,学习目标设置仍然只聚焦知识与技能的学习,未能深刻认识体育与健康课程的育人价值;课程内容偏向单一的碎片化形式,与结构化的完整学习要求存在差距;教学实施注重“学”,但忽视了“练”和“赛”的重要性;学习评价以考察技术水平为主,对学生的核心素养实际表现关注不足;教师对核心素养关注不够,自身核心素养水平不高。这些问题使得一线体育教师在进行核心素养导向下的教学时有些无所适从,在发挥体育与健康课程以体育人、以体育心的独特功能,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时代新人方面还需进一步体现出其应有的价值。基于此,在《课程标准(2022年版)》发布之际,本文结合政策文件、学术研究热点与实践需求,对体育与健康课程培养运动能力、健康行为和体育品德3个方面核心素养的现实意义、思维原则与实践路径进行探讨,旨在为学校体育工作者提供参考。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