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课后服务运营商好多素教在全国合作伙伴大会上披露了最新业务数据,截至2024年春季学期,好多素教服务已覆盖26个省份的300多个区县、6000多所学校,服务学生超600万,储备老师超16万名。

同时,好多素教分别与好未来、中科星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在2024年秋季学期推出新的课后服务课程。

课后服务是“双减”重要举措之一,教育部此前表示,义务阶段课后服务已基本实现全覆盖。小学课后服务一般包括两个部分:学生在校内自主完成作业,参加校内文体等素质活动。这就创造了社会机构进校提供素质服务的市场。

艾瑞咨询《2023年全球课后服务行业报告》指出,预计2027年课后服务的市场规模将达1827亿元。但当前课后服务行业仍处于发展早期,从垂直服务来看,课程内容进校、平台运营占位、师资服务连接都处于早期圈地占领阶段。

好多素教创始人赵剑锋在全国合作伙伴大会上指出 ,校内场景下的课后服务定位是兴趣普及、普惠公益,做服务不易且毛利不高,但惠及各方。

从规模结构来看,课后服务的市场规模分为政府和家长出资两部分,在公益普惠的原则下,采取财政基本保障、家庭适当分担的资金结构。具体来看,政府方面包含各地的专项财政补贴、部分生均公用经费,家长方面包含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

截至2023年底,国家提高了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小学、初中分别提高70、90元,明确主要用于支持学校落实“双减”政策、提升课后服务水平。教育部已督促全国所有省份都出台了课后服务经费保障办法,所有县区均落实了课后服务经费保障机制。

但财政经费“保基本”之外,明确课后服务的家庭分担机制,才是课后服务市场能否长远、持续发展的关键。目前,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课后服务经费全部由地方财政承担,但在一些地方财政能力有限且未明确家庭分担机制的地区,课后服务市场发育并不健全。

有的地方已经率先明确。今年2月,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发布通知,中小学正常教学日时段课后服务收费标准为每学期585元。收取的课后服务费收入主要用于支付参与课后服务教师和相关人员的补助。

如果每个学期按5个月、每个月按22个教学日折算,可见即便经济发达地区,课后服务单价的标准也很普惠。但对于服务提供商来说,其业务合作以校为单位,仍有一定的收入和利润空间。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2023年12月公开表示,根据中央“双减”意见精神及有关规定,学校课后服务不能满足部分学生发展兴趣特长需要,需引进具有相应资质、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参与非学科类课后服务的,要严格规范管理。各地要建立第三方机构进校园遴选审核机制,形成机构名单和服务项目及引进费用标准,加强日常监管并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引进费用标准要通过招标等竞争性方式确定,并要明显低于培训机构在校外提供同质培训服务的收费标准。要建立校外引进人员资格审查机制,严禁不符合规定条件的人员进入学校提供课后服务。

正是因为利润有限、监管严格,《2023年全球课后服务行业报告》指出,课后服务市场处于发展早期,除少数头部企业外,整体市场十分分散,存在大量地方特色机构。

“民营教育企业的未来在于围绕主阵地提供服务和辅助。课后服务恰是教育服务时代的基座业务,做好课后服务有机会延展至各类服务。在课后服务行业,容得下第一名和第十万名。”赵剑锋说。

好多素教的课程有自研也有外部合作。据介绍,2024年秋季学期,将与、联合推出国学经典、逻辑思维、自然拼读、分级阅读、大语文阅读写作、科创等课程。课后服务管理需要数字化系统,覆盖教育局、学校、老师、家长和社会资源等端口,目前,各地都在普遍开展系统建设。

师资是课后服务提质扩容的关键,中小学校教师工作量和工作压力较大,需要外部力量支持课后服务。据介绍,好多素教聚合了超16万名兼职师资,并通过平台化手段提供数字化管控和标准化流程体系。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2023年12月介绍,各地各校引进了28万余名科技人才、文艺工作者、体育教练员、退休教师等专业人员参与课后服务。好多素教2023年8月发布的《2023课后服务老师洞察报告》显示,其平台上超过55岁,希望发挥余热的退休老师和公职人员也占一定比例,但最多的群体还是20-25岁的年轻人。

赵剑锋表示,课后服务不仅是政策要求,更有极大的社会价值,这是需要时间建设的庞大工程。持续提供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构建一站式解决方案,课后服务行业将有机会出现超百亿收入的公司。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