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海洋学家、探险家西尔维亚·A.厄尔博士被《纽约客》和《》称为“深海女王”,致力于海洋探索、研究和保护工作。

她三岁时就爱在海边嬉戏,十五年后,便背起了氧气瓶,溜进墨西哥湾,开始了海洋探险。1977年,西尔维亚已经累计在海底工作七千多个小时,创下了女性海底行走3300英尺(约1006米)的世界纪录。

西尔维亚说,海水让人感到失重,人们在海中仅凭一只手指就能站立,即使在陆地上看上去并不那么优雅,但是在海中却能如小鸟、海豚或是鲨鱼那般灵活。

在大海的深处中,人们能看到那些在地球上无法看到的东西:海星、海绵、水母……当她站在海底三百多米的地方,环顾四周那些闪着亮光的生物,她意识到了这里的每一条鱼、每一只乌贼、每一条鲨鱼、每一只水母,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

“碧绿色的巨浪将我拍倒,大西洋白色的浪峰立刻吞没了我,大浪将我彻底掀翻,把我卷到深处,裹着我翻滚……之后又将我拍回到脚趾可以触碰到沙子的地方。这时,两只强壮的臂膀将我抱到安全的地方。可仅仅过了一小会儿,我又兴奋地跳回海里。”

在与海浪的一次次搏击中,她将脚趾深深海床,感受着环绕在她四周的水,被那神秘的力量深深震撼。

十二岁,西尔维亚随家人搬到了弗罗里达的新泽西州,从那时起,附近的墨西哥湾就成了她的天堂。每一天,她都从水中发现奇妙的小生命,深深为之着迷。她暗暗在心中发誓——我要研究关于这些植物和动物们的一切。

1940年代末的美国,信息还比较封闭,于是,西尔维亚选择“眼见为实”,自己去见证,去学习书本上看不到的知识。

1950年代,当西尔维亚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毕业,她拒绝了一份助教的工作。因为她被告知“你的未来就是结婚,生个孩子。而我们要为那些能够学有所成的男士们安排好日程。”那些男士,就是说那些“胡子拉碴的科学家”。在日后的岁月里,说这话的人会知道——他们,错得离谱了。

但真正让她为世人所熟悉,大概是源于一篇《西尔维亚和70个男人出海了》的报道。1964 年,她参加了由美国国家基金会赞助的印度洋考察项目,她是船上唯一的女性,她和另外70个男考察员一起,要在大海上漂泊6个星期。

在那个年代,女性承担起一件只有男人才能做的工作,是绝对轰动的事件,而西尔维娅并没有享受到任何特殊的待遇,甚至还引来世俗的质疑。报纸的头条标题为“西尔维亚和七十名男性一起出海,她希望一切顺利”,对这些刻意引人遐想的标题,西尔维亚不置可否。

和所有人一样,下海、记录、捕捞、实验,每一次,当撒下去的网被收回甲板时,她就会像男人一样,直接扑上去,试图通过每一个生物,还原出印度洋的生态,“对其他人来说,我只是同事、朋友,而不是公主。”她以行动向世人证明——在工作领域,一切性别上的偏见都是可笑的。

1970年,西尔维亚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女子深海探险队,在一次科考中,连续在海底工作两周之久,创下了海底连续工作时长的世界纪录。

到1979年,西尔维亚已经领导过一百多次的海洋科考活动,其中她还创下了个人海底行走的世界纪录——在太平洋底行走了1250步。

到1977年,这个当初被预言“你的未来就是结婚生孩子”的姑娘,已经累计在海底工作超过7000小时,发现了数以万计的水生新物种,成为美国国家海洋大气局第三代实用气象观测卫星NOAA的首席科学家(也是该机构的首位女性首席科学家)。因为她杰出的工作,她被不无敬意地称为“海之圣女贞德”。《时代》杂志称她为“地球英雄”,《纽约客》和《》称她为“深海女王”,而美国国会图书馆授予她最高荣誉——“活着的传奇”。

她没有止步于此,接下来又用自己公司研发的小型潜水艇,历时五年,完成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可持续海洋探索”项目。

这是一个真正热爱海洋的人,她说:“每当在大海里遨游,就常常忘了,我是个严肃的科学家……任她温暖、轻柔地抚触我每一寸的肌肤,贪恋地品味和吮吸,她赐给我的每一个惊喜”。

也因为这种爱,她没有让自己仅停留在科学研究领域,而积极地将自己所知所学贡献到社会中去。她担任过政府官员,是“蓝色任务”基金会和“西尔维亚?厄尔联盟”的创始人,并担任企业和非营利组织的执行董事。她所服务的机构包括阿斯彭人文研究所、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国家海洋保护区基金会、美国自然保护基金会、美国河流协会、海洋保育协会、德莱赛工业公司、奥瑞克斯能源公司等。

西尔维亚获得过一百多项国家级和国际级荣誉,其中包括二十多个荣誉博士称号、皇家地理学会颁发的2011 年“赞助人奖章”。公开发表过一百九十多种科学、技术、大众普及方面的文章,在八十多个国家做过演讲,在几百家电台和电视台中录制过节目。她所获得的任何一项荣誉,都能够成为一般人吹嘘的资本,但在公众场合,她对这些总是轻描淡写,而利用一切时机和大众分享她对海洋的热爱,并警醒世人——海洋就好比人类的心脏,如果再不节制我们的欲望,开始保护它,将危及我们自身的生存。

2009年,西尔维亚获得年度TED大奖。她用奖金建立了“蓝色任务”基金会,旨在像保护陆地生态一样去保护海洋。缓慢而又坚定的,“蓝色任务”基金会逐步在全球建立起五十多个保护点,她亲切地称之为“HOPE SPOTS”。

2012年,西尔维亚七十七岁了。就在这一年,她在佛罗里达群岛的“宝瓶宫”海底实验室进行了她职业生涯中的第十次饱和潜水,以深海潜水1000米的经历,创下单人轻装潜水的世界纪录。

2015年,西尔维亚迎来了她的八十岁。在大多数同龄人已经靠轮椅和药品维生的年纪,她仍然保持着每年三个月的海洋科考频率。

或许你没有西尔维亚那般勇敢,也许你到了80岁也不会同她一样非凡卓越,可即使困难再多,也抵挡不住你的脚步,也无法隔断自然对你的呼唤,总有一天你会拿出勇气迈出那一步,无论岁远行,还是改变,你终究会拿出勇气。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