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的世界杯上,袋鼠军队澳大利亚三场小组赛,在阵地战中竟然无一球斩获!亚洲杯首轮袋鼠更是0比1爆冷输给了约旦,第2轮拿下巴勒斯坦不足为喜。

恐怕,澳大利亚的球迷们正在无限怀念拥有神锋维杜卡的黄金时代。再有一个那样的9号前锋出来,该有多好?

二十世纪初,维杜卡是袋鼠军团球迷的偶像,甚至就连米德尔斯堡队的球迷都曾专门为其创作了一首红极一时的球场赞歌,而他最初转会到克罗地亚,则是克罗地亚总统亲自安排的。不过,他可曾经有着这样的过去……

“我想,我的职业生涯结束了。我线岁的维杜卡曾这样朝着自己的启蒙教练斯密特气急败坏地喊道。斯密特并没有因为维杜卡的急躁而生气,因为,自维杜卡开始在著名的澳大利亚体育学院学习后,斯密特实际上就成为了他的第二个父亲。

而且,在维杜卡向他发牢骚之前,他已经接到了国家集训队教练汤姆森半夜打来的电话:在珀斯的国家队集训期间,维杜卡突然在训练课上感觉到腹股沟一阵剧痛,之后,他莫说是跑了,就连走路都困难了。

暂时安抚住维杜卡之后,斯密特让汤姆森将自己的爱将送上了开往堪培拉的航班。在那里,他安排受伤的维杜卡见到了澳大利亚体育学院最著名的医学专家弗里克尔先生。对于维杜卡腹股沟的伤痛,斯密特百思不得其解:维杜卡在训练中向来投入,而且,对于医生的吩咐也向来是听从的,16岁时,因为自感臂部转动能力不足,他甚至还参加了强制性的臂部扩展训练。面对老师的疑惑,维杜卡不得不承认:由于队友们对他的这种训练一直调侃,所以他停止了这方面的训练。

在弗里克尔医生的指导下,维杜卡开始了为期六周的恢复性治疗。然而,即使每天进行三次治疗,但维杜卡还是不能坚持哪怕是跑五分钟。维杜卡有些泄气了,准备放弃自己的职业足球梦想。

但是,斯密特教练却让他再忍忍,不要急于做出最终的决定。事实证明教练是对的:尽管这一恢复过程长达了数月,但最终维杜卡不仅重返了训练场,而且也通过了人生有关生活方式及做事态度的一次大考验,获得了宝贵的成长经验。

年轻的维杜卡天赋甚高。谁都知道,他离开澳大利亚是早晚的事情,尤其是在皇马和尤文图斯都对他表现出兴趣的时候,而多特蒙德队索性直接为他提供了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合同。

不过,所有这些豪门俱乐部的努力,都没有强过克罗地亚总统。当时,克罗地亚第一任民选总统图季曼对澳大利亚进行了访问。

抵达堪培拉之后,图季曼在第一时间就要求会见有克罗地亚血统的维杜卡:他非常希望这位年轻的新星能够在萨格勒布队(现在的萨格勒布迪纳摩队)大放异彩,为此,他希望维杜卡能够和他一起乘总统专机回国。维杜卡拒绝了图季曼总统的专机,但数周之后,他却成为了萨格勒布的球员。

克罗地亚总统的期望只能说是部分实现了。“图季曼总统邀请我,我受宠若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也让我在萨格勒布队的境况有些艰难。俱乐部是由政治控制的,总统往里面投了钱。

在战争获胜后最初的时间段,政府相当风光,但后来民众们又觉得,他们所期待的东西并没有到来。”维杜卡后来这样讲述那段时间的情况。结果,维杜卡成为了时局及球迷情绪急剧变化的牺牲品。

由于他和图季曼总统的特殊关系,克罗地亚人在每场比赛都会对他表现出特别的“爱”:“记得有次比赛,我打进了一球,并成为当场比赛的最佳球员,但球员们却对着我吹口哨,还大声喊我是同性恋。当时,我就晕了,不知道下场该如何踢了,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样的事情可以改变这种情况。这让我有段时间根本远离了足球。”

确定无法再适应克罗地亚的政治足球之后,维杜卡登陆了欧洲联赛。“我想到欧洲联赛去打一打。我不太喜欢英超,觉得英超的速度太快了,而我却是一个比较懒的球员,我不喜欢跑那么多。”

作为未来米德尔斯堡的球员,维杜卡曾这样表示。然而,造化弄人,维杜卡真正成名却是在英超,虽然,在此之前他也曾在苏超凯尔特人队初试锋芒。维杜卡在凯尔特人队的第一次出名,并不是在赛场上,而是在场外:由于凯尔特人队和萨格勒布队在纠缠一些合同细节,不愿等待的维杜卡自行飞往了墨尔本。

但他没想到,在那里等待他的却是英国那些敬业的狗仔队。“他们是真能写,不但说我因为心理问题进了格拉斯哥的精神病院,甚至还说我得了爱滋病。”后来,维杜卡曾又好气又好笑的讲述了英格兰狗仔队给他上的这第一课。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无厘头的开始,维杜卡在凯尔特人队并不顺:一个赛季打进近三十个球,但赛季末却没有得到应允过的好合同。于是,维杜卡立即转会到了利兹联队,并在那里迅速地成为了自己人。

2000年11月,利兹联和利物浦那场动人心魄的大战中,维杜卡取得了独中四元的丰功伟绩。“打入第三个进球之后,我看了看球队助理教练格雷,他对我说,你会打进第四个进球的。对此,我答道,你坚持这一点,是吗?!结果,一分钟之后,我取得了大四喜。”维杜卡至今对那场比赛的胜利也是念念不忘。

2004年1月9日,星期五的晚上,维杜卡接到了来自家乡墨尔本的紧急电话:他的父亲急病住院,做了手术,现在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格雷教练允许维杜卡立即回家,但维杜卡选择了留下打第二天与热刺队的比赛:“父亲手术后,医生准备数日才叫醒他。

因此,我决定继续参加比赛。但上半场我情绪还是太波动,根本没法继续踢了。我总是在想,我在干什么?当我的父亲处在生死关头的时候,我还在踢这个黑东西?有些东西的重要性是要强于比赛的。”

中场休息时,维杜卡被换了下来。他立即赶往了机场。在天空中飞行时,他的脑子充满了担心和疑问:“父亲昏迷了15天。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位英雄。作为建筑师,爸爸只身从克罗地亚来到了墨尔本,并养了我们五个孩子。

由于有贷款,他时刻处于压力状态并数次到了破产的边缘。但父亲总是任劳任怨地工作。”利兹联队降级之后,转会到米德尔斯堡的维杜卡却大放了异彩:他和队友在2006年一直打到了联盟杯决赛。

出生在米德尔斯堡的歌手阿里斯泰尔格里芬专门为其写了一首歌曲,主旋律基本上是取自莱昂纳德科恩的《哈里路亚》。这首歌在格里芬力推之后,得到了米堡主帅索斯盖特的认可,并最终成为了米堡主场上空最为响亮的一首歌。

“并不是我们当中的每个人都记住了歌词,但是其旋律非常优美和简单,所以,我和队友们在更衣室里都哼这首歌。维杜卡显得有点不高兴,但我知道,他其实很开心。”米堡守门员施瓦泽曾这样回忆道。球员们都这样,球迷们自然也将这首歌变成了球迷区最流行的歌曲。结果,经莱昂纳德科恩的同意之后,这首歌很快出了单曲,而且所有收入都捐给了慈善机构。

维杜卡退役得相当早,也非常突然:33岁就远离了绿茵场。很多人认为,维杜卡还没有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出来,他是太懒了。但维杜卡对此却有自己的解释:“如果您从事足球这种商业活动,那么,有时您就是上帝,第二天却又变成了狗屎一坨,今天,他们还在欢呼您的名字,明天就会喝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