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中町公祐,1985年出生的日本足球运动员。在职业领域他算不上很优秀,因为从来也没获得过日本国家队的征召,也不能说水准太低,因为在J联赛横滨水手效力7年,每年他至少是常规轮换。

2019年初中町公祐的一个决定惊动了不少业内人士,他拒绝了横滨水手两年的续约合同,加盟了赞比亚联赛的球队ZESCO联队。

放着J联赛的工作不要,只身一人,跑到万里之外非洲中部的赞比亚,中町公祐是不是疯了?几乎每个听到消息的人都对他带着这样的疑问,就连ZESCO联的球迷都质疑俱乐部为何引进这样一名老将,怀疑日本人就是来旅游的。

中町公祐看起来着实像个足坛旅行家。初到非洲,他去看维多利亚大瀑布,去大草原牵着绳遛豹子;出席各种活动,和当地孩子们玩在一起,甚至和很多非洲当地的官员、日本大使馆的外交官合照。慢慢人们才了解中町公祐来到这里的目的,远比想象的值得尊敬。

中町出身于名校庆应义塾,他的大学同窗后来成立了一个 Pass on 非营利组织,在加纳办了一所公益学校,教非洲孩子们踢球。从2013年开始,作为J联赛球员的中町就与同学合作参与公益,每场球赛获胜后他都将向非洲孩子捐出5个足球。这项计划一直持续着,直到2018年中町第一次去了非洲,他意识到自己与这片大陆的联系更深了。

中町看到非洲孩子们对足球发自生命深处的热爱,感受到这里欠发达的学校教育和社会经济状况。中国古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中町决定,他不仅要为这里带来能踢的足球,还要亲自带来充满爱和希望的足球。他不再为了领职业球员的工资而踢球,他要为了做慈善踢球。

于是,十几年未离开过日本的中町只身来到赞比亚,加盟了ZESCO联队,也正式成为Pass on组织的主席。平日里他保持训练,参加比赛,空闲时间就到学校教孩子们踢球,参与各种公益活动。

2019年,中町随着ZESCO联队拿下来赞比亚超级联赛的总冠军,并且成为非洲冠军联赛中唯一的一名亚洲球员。在球场上,中町是个拼命的球员,他也在这儿体验了非洲联赛的狂野。中町在比赛中一次被踢断门牙,一次左脸被刮伤,缝合的伤口让人不忍直视。

中町在日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他的混血妻子,沃特豪斯-美希,是演员和前空手道选手,夫妻俩现在抚养着两个女儿。

但在2015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仅出生43小时就不幸夭折,这对中町打击很大。亲历这样的丧子之痛,中町倍感医疗保障的重要性。所以这个日本男人下决心,自己不仅要帮助发展非洲的足球,还要帮助改善非洲的医疗环境。

中町并不是个很有钱的人,前文所述,他的职业履历只是普普通通,而在赞比亚,中町亲承自己的薪水还不足横滨时期的1/10。而不论是发展足球还是医疗,公益活动都需要钱,中町只能自掏腰包,然后尽力寻求政府和企业的合作。

非洲最大的问题是贫穷,生活在赞比亚一年,中町也深切感受到了。球队说要给他提供冰箱,但等了足足四个月,冰箱也不见影子,于是中町每天早上只能吃拌着油、盐和胡椒的饭团。更大的打击是,ZESCO联承诺他的那“不足1/10”的薪水都没能到位。

就在今年1月底,中町与ZESCO联队解约了。中町脸上的伤刚愈合准备归队,球队官员表示无力支付他的工资,新赛季不会给他注册,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就解除了合同。就这样,在非洲踢球一年,中町一分钱薪水都没有领到。

然而中町并不打算停止他的计划。疫情期间,中町仍留在赞比亚,与孩子们待在一起,下一步他可能与球队商讨合同,或者在赞比亚找个新工作。因为他的公益行动,他还多了一重身份,日本足协国际委员会唯一的一名现役球员委员。

曾有人质疑中町的选择,中町回应说,钱当然是很重要的东西,别人对你的看法也很重要,但在内心深处找到自己的人生准则,并遵循它,难道不是更重要的事吗?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