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英国首相苏纳克因夫人阿克沙塔穆尔蒂的持股公司而饱受争议。除了今年未申报持有保育机构股份的风波,去年该公司还深陷所谓“通俄”事件。除此之外,穆尔蒂的巨额财富也让她和苏纳克与英国普通民众显得格格不入,成为又一个争议点。对于已当选首相的苏纳克来说,妻子的巨额财富成为了他的一个主要争议来源。

2. 穆尔蒂的巨额财富来源于她在其父创立的公司印孚瑟斯的股份。单单她的股份价值就相当于英国国王和王后财产的两倍,而她的确切资产一直无法估计。区别于传统的印度富豪,穆尔蒂的父亲是白手起家,但他给了穆尔蒂良好的教育。在斯坦福攻读学位时,穆尔蒂结识了苏纳克,随后步入婚姻殿堂。

3. 穆尔蒂不是第一个遭受舆论攻击的。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配偶,们难免踩在风口浪尖之上。最近,韩国金建希也同样引发舆论漩涡。尽管穆尔蒂试图保持低调,但随着丈夫当选首相,她无疑会被一次又一次地推到公众的视线之内。

当地时间17日,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遭遇了上任半年以来的第一次“调查”。英国议会标准事务专员就苏纳克未申报妻子阿克沙塔穆尔蒂(Akshata Murthy)在儿童保育机构中持有的股份启动了相关调查。根据英国《议员行为准则》,儿童保育这种受惠于政府拨款的行业,如果议员和家属在其中持股,需要如实申报,显然苏纳克没有做到这一点。

而自苏纳克上任以来,“印度赘婿”这个名号一直相伴,因为他的身家几乎都来自老婆穆尔蒂。早在竞选期间,他老婆超出人们想象的巨额财富成为了英媒津津乐道的话题:她的资产甚至比英国女王还多!唐宁街10号也因此迎来了第一位财富超越白金汉宫的主人。

然而,在巨额财富的背后,必然伴随着复杂而惹眼的纠纷。除了刚刚事发的调查,苏纳克甚至在去年年初还蒙上了一层“通俄”的阴影。

“在英国对涉俄公司和个人实施制裁的时候,苏纳克和他的家人还在从俄罗斯赚钱!”。

这一句指责,来自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而这一出争议,起源于苏纳克妻子穆尔蒂持股的公司——印孚瑟斯(Infosys)。

在去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包括麦当劳在内的诸多西方公司纷纷离开俄罗斯,与之“划清界限”,像英国这样的国家也展开了一系列针对涉俄企业的制裁措施。而在重重铁拳之下,作为一家印度公司的印孚瑟斯却并没有抽离自己的俄罗斯业务。

印孚瑟斯是由苏纳克的岳父于1981年创立的印度IT服务业巨头,业务遍及约50个国家,2016年,印孚瑟斯在莫斯科设立了一个工程中心,并在此雇用了多达100名员工。俄乌开战之后,印度政府未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也没有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反对,因此印孚瑟斯没有理由放弃自己的馅饼。

但对于苏纳克来说,自己的政府一直呼吁对俄罗斯进行制裁,而自己的妻子却仍从这家没有暂停在俄业务的公司里分红,这无疑令他陷入了一种里外不是人的窘境。历经两个月的俄乌冲突后,印孚瑟斯最终在4月关闭了其在俄罗斯的业务,使苏纳克得以暂时摆脱尴尬。

而这并不是苏纳克夫妇第一次陷于争议之中,当英国民众因为电费、天然气而倍受折磨时,他和他的妻子令人咋舌的巨额财富显得那样格格不入。自苏纳克踏上仕途的那一刻起,他的昂贵着装就开始登上头条,更别提他那450英镑的普拉达乐福鞋和180英镑的智能咖啡杯。是的,当苏纳克花一个普通家庭能源支出的六倍来加热他的游泳池时,应该没有人会认为自己和苏纳克生活在一个世界里。不开玩笑地说,这种财富争议可能是苏纳克最大的政治弱点。

▎上一次竞选时特拉斯4.50英镑的耳环与苏纳克450英镑的Prada乐福鞋和3,500英镑的定制西装形成鲜明对比。图源:盖蒂图片社

而更让英国民众愤怒的是,苏纳克家这么有钱,她的妻子居然还不纳税!在去年选举期间,英国媒体爆出,这位有“印度比尔盖茨”之女身份的穆尔蒂,在利用“非英国税务居籍”的身份逃税。这一身份意味着英国不能对她的海外收入征税,其数额可能高达2000万英镑。在公众强烈抗议后,为了减轻她丈夫面临的政治压力,穆尔蒂同意为她的所有收入缴纳英国税款。由此可见,这次事发之后,舆论对“有前科”的穆尔蒂会有多愤怒。

▎苏纳克和他价值180英镑的“智能马克杯”,这一马克杯是他的妻子赠送的礼物,产品描述页面写道:“不仅仅是让你的咖啡保持热度”。照片:Simon Walker HM 财政部/PA

讽刺的是,尽管穆尔蒂不在英国纳税,但是她的丈夫却一直在给美国缴税。苏纳克在去年10月之前一直持有美国绿卡,这意味着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全球收入在美国缴税。雪上加霜的是,工党还有废除“非英国税务居籍”的政策。有这么一个靶子在,工党每次发言都必然拉踩苏纳克和默尔蒂。

金钱和税收无疑是苏纳克面临的大问题。但这些源于财富的争议,在苏纳克看来,可能仅是一个“甜蜜的烦恼”。因为,默尔蒂的巨额财富同样也是他政途康庄大道的巨大依仗。

穆尔蒂来自于印度商业家族,她的巨额财富与她那号称“印度比尔盖茨”的父亲纳拉亚纳穆尔蒂脱不开关系。

印孚瑟斯由她的父亲创立,而穆尔蒂的大部分财富来自她在印孚瑟斯的股份。据BBC报道,穆尔蒂持有该公司0.91%的股份,价值约6.9亿英镑,单单去年她就获得了1160万英镑的股息收入。要知道,现任英国国王查理三世和王后卡米拉的财产加起来也不过3亿到3.6亿英镑左右,穆尔蒂是他们的两倍。与此同时,穆尔蒂还被列为至少六家其他公司的股东,单是一年的股息收入就足够普通人挥霍一生。

但默尔蒂究竟有多少钱,或许除了她和苏纳克之外没有人知道。穆尔蒂的确切资产无法估计,因为苏纳克并未在他的财务利益登记册中公布他老婆的大部分资产。2019年,当苏纳克被任命为财政部首席秘书时,他注册了一项盲目信托,以此来掩盖他手持资金的来源。从此之后,国会议员就持续向苏纳克施压,要求他公布这一盲目信托的具体内容,但苏纳克始终没有回应。

尽管如今穆尔蒂拥有亿万财富,纵身于金山银山,但她并非传统的印度富豪。准确来说,她出生时家庭并不富裕。她的财富来源,也就是她爸,完全是白手起家。根据她父亲的回忆,就连穆尔蒂出生的消息她父亲都是从同事口中听说的,因为当时她家里买不起电话。“你母亲和我那时还很年轻,正在努力在我们的职业生涯中站稳脚跟,”他写道。

但是,对穆尔蒂来说,贫穷的时间终究短暂的,就像对普通人来说快乐的时间一样短暂。穆尔蒂出生一年后,她父亲就创立了印孚瑟斯,并与她母亲一起将印孚瑟斯打造成了价值十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也成功跻身为印度最富有的人之一。

穆尔蒂也因此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她那成就巨大、白手起家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倾注了大量关心。穆尔蒂先是加州私立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学习经济学和法语,然后在八竿子打不着的时装学院获得文凭。随后,或许是出于继承家业的需要,她开始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也正是在斯坦福大学,她认识了苏纳克。根据苏纳克的回忆,首先心动的是他。他的目光被穆尔蒂深深吸引,甚至想办法把他的课程表改为“和她一起上课”。

最近,苏纳克在调侃自己身高同时大秀了一波恩爱。 由于苏纳克只有5英尺6高(167cm),他们的关系需要她做出一些“牺牲”。 “我非常感谢18年前你选择放弃你的高跟鞋,并在这个背着背包的矮个子身上冒险,”苏纳克对默尔蒂说。 值得一提的是,苏纳克是自丘吉尔以来最矮的首相。

2009年,这对夫妇在默尔蒂的家乡班加罗尔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婚礼,规模不可谓不大。一共有1000名宾客参加了婚礼,包括前印度板球队队长Anil Kumble等名流。婚后两人育有两个女儿,Krishna和Anoushka。在去年夏天,苏纳克与特拉斯的竞选活动中,两个女儿与苏纳克一起出现。

▎在夏季保守党领袖竞选期间,穆尔蒂女士与她丈夫的父母一起出现。图源:盖蒂图片社

穆尔蒂并非第一个陷于舆论之中的,对国家领导人家人的集中检视几乎是一种媒体惯例。过去,包括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的丈夫菲利普梅在内的一些首相配偶一直试图保持低调。撒切尔夫人的丈夫丹尼斯撒切尔,曾精妙地总结了理想的首相配偶的真谛,即“永远在场,从不在那里”。而他的下一任首相配偶诺玛梅杰(Norma Major)则是那种“见过但没听说过”的妻子,完全在公众视线中销声匿迹。

但事情并不总是这样,作为一个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配偶,们难免踩在风口浪尖之上,例如前首相托尼布莱尔的妻子切丽布莱尔(Cherie Blair)。当雄心勃勃的师、QC、兼职法官布莱尔夫人进入唐宁街后,从来没有哪位首相夫人像她一样吸引如此多的媒体关注。她在丈夫就任期间继续自己高曝光率的工作,她的口误、房地产交易、巡回演讲和书籍合同为虎视眈眈的媒体提供了弹药,并填满了许多专栏。

▎1997 年 5 月工党选举胜利后的早晨,新任首相夫人切丽布莱尔穿着睡衣打开了她在伊斯灵顿的家门。在接受杂志采访时,她承认:“当托尼成为首相时,我没有意识到会有这么多人对我感兴趣”。图源:Rex Features

而在去年,韩国新总统尹锡悦的夫人金建希也同样引发舆论漩涡。出身草根的金建希依靠过硬的手腕一步步爬上权力高峰,她曾霸气宣称“我是尹锡悦的妻子,但更是金建希”。在她与尹锡悦结婚后,尹锡悦的仕途步步高升并一跃成为总统。她的冻龄美貌、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如同明成皇后转世一般的女强人姿态都赚足了大把关注。但是,我们都知道,韩国媒体一向擅长挖黑料。随着她在媒体中热度的上升,她的黑历史数量也节节攀升。不承认整容、抄袭硕士论文、虚构教职等经历的曝光。以及她在黑料曝光后高傲而无所谓的姿态,使她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种种非议难免会给她的丈夫带来包袱,在大选的最后几个月,金建希一改此前的作派,保持了极度低调的姿态。

▎去年12月26日,金建希在首尔汝矣岛人民力量厅就其虚假经历道歉。图源:韩联社

而对新任首相夫人穆尔蒂来说,她其实也一直试图保持低调,并没有主动寻求媒体的关注。但随着她丈夫登上首相大位,她无疑会被一次又一次地推到公众的视线之内。

或许一直追求“永远在场,从不在那里”的她已经意识到:时刻伴随权力却又在公众面前隐形,这同样也是首相身边巨额财富的理想状态。但是财富终究不是,它无所遁形,也无从藏匿,永远如金币上反射的光一样刺眼。既然她手中的巨富让苏纳克的仕途得以像坐火箭一般快速飞升,那么,一个保持低调的岁月静好,可能注定不会到来,取而代之的,只有纷至沓来的一个又一个争议。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