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只消看到直耸入云的大扶梯,便知晓那定是灯火璀璨的小寨商圈,从1楼到6楼扶摇直上,只需短暂的1分钟,人头攒动的赛格国际购物中心就能尽收眼底。

到了重庆,哪怕把人拍得再小,也要将解放碑整个纳入画框。这座修建于抗战时期的“精神堡垒”,随着时代的更迭,成了本地人心理地图的“坐标原点”,在这里,远道而来的游客即便不在手机中发出定位,也能令“看客们”迅速识别出地理位置。

成都街头,除了琳琅满目的各色品牌能令人驻足外,最惹眼的,恐怕就是春熙路国际金融中心IFS楼顶的爬墙大熊猫了像它的名称那样,只要这个笨拙的熊猫爬进你的相框,就已经宣告出“我在这里,我在成都”。

同我们刻板印象相悖,热门城市正从天然为“商业”而生的东部地区分散开来,承载着传统文化特色的西部城市独树一帜,不仅吸引着千千万万的国内游客,并且将其“面孔”逐渐“向外”,承接来自全球的目光。

尽管深居内陆,西安与“国际”一词的关联从未间断过。历史上,长安城曾“连接四方,通达海外,诸国使节汇聚,商贸往来络绎不绝”。如今,从兵马俑、大雁塔,到唐大明宫、汉长安城,或保存较为完整的历史遗迹,或“人工重现”往日荣光,西安都能给予世界游客一面“一眼万年”的镜子,称其为“国际级吸引力”也并非夸大其词。

过去,有关长安丝绸和瓷器的话题超越种族、地域、宗教,在“人类共同话题”史上经久难衰,如今,拥有“世界级话题”依然是诸多城市能够“脱颖而出”的首要条件。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大唐不夜城的两公里长街上,人们摩肩接踵。火遍全网的“盛唐密盒”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房玄龄”和“杜如晦”“穿越”到此,为朝廷“招贤纳士”,随机挑选游客上台互动。

从“不倒翁小姐姐”到“李白对诗”,从“花车斗彩”到“戏演壁画”,大唐不夜城看似轻车熟路的火爆“出圈”,无一不是在历史文化与现代创意结合下的勇敢尝试。

无数人感怀“风光不再”的钟楼商圈,却因别具一格的文艺舞台焕发新生。路过历经百年风霜并延续至今的易俗社,高亢嘹亮的秦腔从露天戏台上传来,作为西北夜生活之最,露天戏台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古老的天籁穿过汹涌的人潮,同脚下的黄土震颤出相同频率。

走到钟楼,振聋发聩的秦腔吼声渐渐隐没,潮牌傍身的青年男女多了起来,跟上他们的步伐,在世纪金花的下沉广场停下脚步。

在这里,每晚都有乐队重铸我国流行音乐简史,广场上,一层层台阶变身体育馆演唱会的阶梯座位,听众们举起手机灯光,好比挥动的“应援棒”,只不过,台前不是偶像的单人舞台,而是一场“众乐乐”的“音乐派对”。

从骡马市到西大街,像是时光打开了一扇旧门,源源不断的“怀旧风”从门内涌来,恍惚感时隐时现,但抬起头来,钟楼还在那里。

这些记忆不仅来自于所见所闻,也来自于气味。气味,从来都是城市记忆的重头戏品尝淄博的灵魂烧烤三件套、感受热火朝天的长沙夜市、深入柳州嗦口酸辣的螺狮粉在食客眼中,出行就是要让“舌尖”先探探路,为寻觅一种味道,即可开启一场旅行。

谈起舌尖上的体验,中国人从来孜孜不倦,他们穿梭于不同地区,通过旅行探寻当地特色,享受不同风味的美食盛宴,领略当地风土人情和文化魅力。

作为火锅之乡,在重庆,不管是大街小巷,还是转角路口,都能看见火锅店的身影,但倘若为寻觅美食而来,便会发觉每家店铺的味道都不尽相同。

真去了重庆,真坐下围炉,吃起了火锅,最刺激的,反倒不是辣,而是火锅里浓厚的牛油。在重庆,倘若一滴火锅汤滴上了桌,须臾冷却之后不能凝结成蜡状,那火锅就不能算浓厚,也不能算合格。

哪怕周边尽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目光依然会被那些坐着小板凳排队等候的馆子吸引。为了证明“货真价实”,商家的“幺妹儿”们往往举起一坨排球大的牛油,当面下锅。辣会刺得口腔火烧火燎,什么味道都不得分辨,但过了这个阶段,会觉出别的来,那是以麻为首的,各色缭乱的香。

而关于“火锅”的畅想和规划,重庆人早就有了“打算”,他们将“重庆火锅”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升级重庆火锅文化博物馆,打造全球火锅标准权威发布中心,打响“中国火锅之都”品牌2022年,重庆火锅全产业链收入超过4000亿元。其中,仅火锅营业收入就多达600多亿元,与此同时解决了近100万人的就业。

倘若要评出一个“有味道”的西部城市,重庆定会当仁不让。有人曾这样评价重庆:“一代代人,硬生生地战天斗地,开山钻路悬空架桥,辟出偌大灯火楼台立体城市供千万人居于此,硬是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奋发。本是山高路狭江水湍,住人都够呛的地方,现在开辟得大家满山喧腾吃火锅。”

吃罢火锅,从重庆出发,只需一个多小时,就能从火锅味四溢的城市来到休闲圣地成都,2300多年的商业文化让这里因商而立,因商而兴,早在上世纪40年代,春熙路已是成都的商业和金融中心,其热闹之势直追上海滩。

当下,作为全国闻名遐迩的购物天堂,来到名牌林立的成都商圈,自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据公开数据显示,成都SKP在刚过去不久的“五一”期间累计销售额约6100万元,实际交易达2.9万人次。

但城市消费活动向来不仅是简单的买卖和交易,而是都市文化的构成主体。就像人们听到香港的别称“购物天堂”的时候,绝不仅仅只想到买东西那么简单,而是蕴含了自由、繁荣、公平、创新等一系列丰富的城市精神、文化内涵。

当你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最为亮眼的绝不止是灯火通明、琳琅满目的商铺,恰恰是休闲的生活气息令人驻足。

在成都,早上5点半起床,6点就带着鸟笼去了家附近的茶馆,笼子挂上,泡一碗茶,找个空座位坐下,周围的茶客都是熟面孔,人们坐着吹牛,一墙的鸟儿也在墙上七嘴八舌的附和。

午间时分,走进一家开张几十年却依然烂房子里营业的面馆子,桌子在树下摊开,食客也并不见外,游离在时光之外,享受一碗加了猪油的红汤面。

傍晚,三三两两的人们结束了工作,聚集在公园旁的竹椅,看戏、听书、喝茶当然,麻将是要打的,输了赢了,输输赢赢,才是人生滋味。

初来乍到的游客揣着好奇加入进去,在宽窄巷子密集的人群里坐下来,闭眼享受起掏耳朵的惬意。谁能相信,鳞次栉比的高楼背后,是那祥和质朴的小店俘获了人心。

同心性相似的重庆人一般,成都人也有厚厚的一本关于“休闲生活”的“生意经”。竹海间,清风徐来,熊猫或瘫坐于地,或簇拥盘坐,或枝头攀爬,或憨状咬竹,只需“卖萌”就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一张仅需50元的四川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门票,足以带动当地交通、住宿等消费1450元,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旅游标签,以“百元消费”门槛撬动了十余倍的消费力。

如此看来,尽管与东部许多地区相比,我国西部似乎并不以商业见长,但倘若我们足够细心,便会发觉,穿过商业,城市自有与众不同的气质与商业相辅相成,这气质或许来自于岁月,或许来自于味道,或许来自于游刃有余的节奏感。

在城市“圈”出的范围里,人们穿过市井的“烟火”,洞悉到更为丰富的城市精神,这些精神将重塑城市肌理,令城市在商业之外承担起更为宽广的职责。(文/本刊记者 王薇)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