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他偶然与运动结缘,和体育互相成就,如何在媒体采编坚守与舆情研究转型中,如何将冷门研究出热门,成就事业新的广阔天地。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东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广州体育学院传媒学院客座教授、硕士导师

戴学东:体育是我很重要的一个标签,特别是体育记者。为什么呢?因为很偶然的经历,可能就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长大后要当一名体育记者。因为我出生在农村,本来是没有机会看到报纸。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到了县城读小学。我爸单位订了一份《羊城晚报》,我没事就天天去他们办公室看报纸。

当年《羊城晚报》的体育版比较有名,我也喜欢上了这一版。1984年的时候,报社已经派人去洛杉矶报道奥运会了。

我觉得体育记者很风光,能到处走,到处看比赛。所以我就毫不犹豫地来了广州,上了中山大学中文系。90年代一毕业,刚好《南方日报》成立体育部,有专门的体育版,我就到这里当了体育记者,可以说是实现了我的个人梦想。

奥园集团:也就是说您早早定下当体育记者的目标。在实现目标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惊喜或者挫折?又或者说有没有动摇过?

戴学东:一直没动摇。我一到中山大学,就在校报里面当记者。那时是1988年,我在校报发的第一篇稿还得了8块钱稿费。那时太幸福了,可以到中大东门的大排档,一个人吃一碗豆腐鱼头汤,还有一份河粉。

奥园集团:您小时候体育一般,但后来却是运动健将,像乒乓球、羽毛球,跑步等等都有参与,这是怎么回事呢?

戴学东:我们在农村里面,从小就干活。搬砖、搭桥、插田……什么活都干,农村里面个个都是飞毛腿,走路都是赤脚走。

长大后有条件了,我最喜欢的运动就是羽毛球,打了几十年,现在每个星期还坚持打一两次羽毛球。

奥园集团:我知道您担任体育记者那20年,经历和参与了所有的国际大赛和国内大赛,见证了各种历史时刻,能不能分享一下当体育记者这个职业生涯当中的一些感受?

戴学东:我们体育越来越强,也是因为国家实力强大。没有强大的实力,我们就办不了奥运会、亚运会;没有强大的实力,我们运动员成绩也上不来,老百姓也不会关注。那我们体育记者也没人关注,也没东西写,这是相辅相成。因为运动员成绩的提升、国家实力的强大、科技的进步、媒体的强大,我们自己也顺带“风光”了一把。

奥园集团:无论是奥运火炬手,还是亚运火炬手,大运会火炬手,于您也是一种风光。

奥园集团:体育记者职业经历,在您过去这20年、30年、40年,起到什么作用呢?不管是对您还是您的家人,对您的生活或工作态度。

戴学东:运动,首先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就像奥园的口号“运动就在家门口”,奥园楼盘也是跟我们很多体育元素相关,老百姓也喜欢你们的理念。

运动后出一身汗,整个人都会精神气爽很多。我是我们单位跑步俱乐部的理事长,也是我们羽毛球队领队,偶尔也带我们羽毛球队出去比赛。所以在运动方面,我都是积极参与的。

奥园集团:您工作20年后又转型,因为我知道您的新标签叫戴院长。舆情管理这一块,您也是一个专家,它跟体育记者的知识面不一样。这个转型有什么心路?

戴学东:我也想不到自己会转到这个行业,包括我老婆也想不到。她说你一个普通话都讲不好的人,还能够到处去讲课。

每个人都面临各种各样的转型,时代发展太快。我是当了20年体育记者以后,刚好集团工作需要,派我到南方传媒学院去当执行副院长。所以我就逼着自己来学。在学习当中发现很多乐趣,再加上我又在几个大学当兼职教授,所以就到了我们集团的舆情研究院,做更深一步的研究。

我们南方舆情数据研究院,在全国的省委机关报,也是处领先地位。我自己作为部门领头人,也要加强这方面的学习。

奥园集团:从体育媒体到舆情管理,您想给别人想留下一个什么标签?比如说戴院长?或者戴主任、运动员、教授?

戴学东:现在同事也好,外面的人也好,叫我戴院长的比较多,我自己也比较喜欢。

《水浒传》里面,有个戴院长——“神行太保”戴宗,走路飞快,他也是传递信息的。我们做舆情的,也是要信息灵通,这跟戴院长的角色相符。

戴学东:肯定。2012年,我工作调动转型做了行政,后面再转到南方传媒研究院,当时属于比较冷门的部门。

那时候离开了主业(采编)也困惑过。我自己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想,一定要把冷门的东西,把它做成热门。当时我把我们的培训业务做得很好,接触了很多教授朋友。我们把业界跟学界打通,让自己迎来一个新的春天。

我刚到广州,骑单车就很满足了。还没工作时,我说这辈子有辆摩托车也很幸福了,但没想到自己还能开上小轿车。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