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漫长的历史之河中,只出现过一位被称为“大帝”的国王。若要符合大帝的称谓,其人必须文武双全且政治能力极强。英国历史上不乏优秀的君王,但总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阿尔弗雷德。他究竟为英国做了些什么,才能够荣膺“大帝”的称号?

在罗马帝国崩溃以后,英伦三岛时常处在地方势力的拼抢下,英格兰的势力也被四分五裂的各地王国瓜分豆剖。童年的阿尔弗雷德出生在今天的牛津郡之下的乡村,作为威塞克斯王国的皇子,身世显要的他在令人羡慕的宫廷中成长,受到了比同龄人更好的教育和照顾。

相传,阿氏之母常常为她的儿子们讲述历史书中记录的故事。有一天,母亲在讲完故事之后,并未如往常一般立即合上书本,而是出题测验了一番儿子们:“谁能将书中的内容复述一遍,这本书就属于谁。”在几个儿子中,只有年幼的阿氏完整地将故事讲完。我们可以透过这则小事看出阿尔弗雷德那天生的聪慧。

按照王国的规矩,小皇子5岁那年,便被父亲早早送往罗马接受教皇的加冕。在宗教仪式完成之后,小阿尔弗雷德获得了父亲赐下的罗马执政官的资格。要知道,获得“罗马执政官”的身份在世人看来就等同于被选作了未来王位的继承人。由此可见,小阿尔弗雷德十分讨父王的欢心,受宠程度大大超过了他的三位兄长。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阿氏之次兄在853年预谋篡位,这件事直接导致威塞克斯王国权力的重新分配。贵族有支持国家重组的,也有情愿维持现有秩序的。但当时的威塞克斯仍时刻面临着外敌的威胁,因此所有帝国既得利益集团都不同意发生内战。终于,老国王在858年去世之后,帝国的统治权分别交给了阿氏的三位皇兄,威塞克斯虽成功避免了分裂,可年纪尚小的阿氏却不得不暂时屈居人后了。

在继承皇位的3位兄长中,同阿尔佛雷德关系最紧密的要数埃塞尔雷德了。这位身体健康的皇兄在继位不久,便接过了其他两位因病去世的孱弱兄长的摊子,威塞克斯再次归为一人统治。

可当时的英格兰实在是命运多舛。王国才刚刚稳住阵脚,来自北方的丹麦海盗再次驾驶着飞快的梭形船出现在帝国南疆。这群令人恐惧的异教徒已经支配了英格兰农民多年,他们极善利用船只航行的速度将抢来的货物运到别处,并能够逃脱与英格兰人的正面冲突。丹麦人的掠夺几乎成了当时人人头痛又无解的问题。

根据《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记载,在与丹麦人的数次冲锋式的掠夺交锋过后,除了威塞克斯以外的几乎所有王国都放弃了抵抗。丹麦人攻势的迅猛大大超过了英格兰人抵抗的能力,他们攻占了威塞克斯以外的城市和乡村,几乎将这个负隅顽抗的王国团团围住。

就在这十分艰难的时刻,埃塞尔雷德竟不幸战死,守护疆土的重任一下落到了阿氏身上。公元871年的冬天,阿尔佛雷德带着满营的伤兵同丹麦人展开谈判,这位新皇帝用巨额“贡献金”换来了丹麦人的暂时撤军,同时交还了抢夺来的丹麦人圣物“雷神索尔之戒”。此举虽并未打消丹麦人贪婪的进攻欲,可还是为本国的士兵争取到了休养生息的宝贵机会。

令人惭愧的是,即便是阿尔弗雷德这样优秀的将领,也难以抵挡丹麦人接二连三的攻势。潜伏在麦西亚、萨默塞特、汉普郡等地的侵略者们疯狂地连续扑向阿尔弗雷德的军队,国王的主力部队最终溃阵,阿尔弗雷德本人不得不逃向萨默塞特郡的一处乡村沼泽地中。

根据英格兰传说记载,战败的国王曾经躲藏在一位不知其身份的老妇人家中。有一天,日日愁思复国大计的他烤坏了老妇人吩咐他烹饪的面包,阿尔弗雷德因此还受到了严厉的责备。

陷入绝境的国王终于在878年重整旗鼓。这一年,阿尔弗雷德在爱丁顿战役中击杀了丹麦三支大军的主将,收获了整场战争中唯一的一场大胜。也恰恰是这场胜利为阿氏树立了“神兵天降”的形象,丹麦人最终愿意折服并退军,甚至其中有一部分人还因此接受了基督教。

此战告捷之后,阿尔弗雷德趁势率军荡平了威塞克斯周边地区,并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当时另一大国麦西亚的国王埃塞尔雷德(另一位),为英格兰的统一事业做下了铺垫。而尚存于岛上的一些分散的丹麦人部队也与阿氏的政权保持着长期的和平,阿氏因此被人称之为“英格兰统一的最初缔造者”。

阿尔弗雷德被人们称为“大帝”,不仅仅靠着他抵御丹麦人入侵的赫赫武功。阿尔弗雷德对英国的贡献,还在于他取得了稳定的统治权之后,在王国境内实施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真正触及到影响英格兰发展的沉疴痼疾,这些文治政策甚至比他的战功更让人敬佩仰慕。

丹麦人在入侵英格兰途中,毁坏了不少历史建筑。其中,作为古代社会“藏书馆”的修道院也在这群异教徒的手下被破坏殆尽,其中珍藏的一些珍贵书目、圣徒遗物等也都丢的丢、毁的毁。

面对这样的状况,阿尔弗雷德大帝痛心疾首,不得不采取措施。因为从小接受罗马文化的熏陶,阿氏积极推动在英国传授拉丁字母和文法的文学改革运动。古代英语第一次被罗马化的时代便是从此时开始的。作为一名高雅的文学家,阿尔弗雷德还亲自主持编写了《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以纪念自己家族的丰功伟绩。

大帝为了复兴教育,还从欧洲大陆敦请了一批熟悉拉丁典籍的硕学之士。他们不仅为英格兰人翻译了大量的大陆哲学、法典、历史著作,而且还着手帮助阿尔弗雷德编纂了一部适合英格兰“国情”的新法典,史称《阿尔弗雷德法典》。大卫·休谟曾在他的《英国史》中称:“一般认为,区别于大陆法系的普通法就诞生于此。”

大帝毕竟还是将领出身,经历过被丹麦人“蹂躏”之苦的他,深知改革英格兰军队和防御体系的重要性。阿氏将部队训练的方式强制推行到地方,并且定期组织征召农民充军,以增强对防御性战争的预备。有意要维护威塞克斯王国统一的他,还下令抽调各地巨富或大领主家的私人武装进入军队,这就巧妙地解决了对内、对外控制不稳的两大难题。

在大帝去世之前,他还颁布了一份称作《土地赋税法》法律法规汇编。该法令涉及了要塞城堡的建造规范,并详细地解释了维持防御工事正常运转所需的人力储备和资源储备量。他规定任何两座堡垒城市的距离不能超过20英里,以便两者间相互驰援。这样的规划,初心虽说是为了战争和防御,却也间接地促进了英格兰今后的城市经济发展。狄更斯曾在作品中写道:“我回想起这位高贵的国王时,不由心生敬意,因为世间的全部美德都被他占尽了。”也许,没有这位大帝的文治武功,英国的今天确实会大不一样。阿尔弗雷德确实无愧于“大帝”称号啊。

张建辉:《阿尔弗雷德大帝统治有效性的重新检视》,《社会科学论坛》2011年第3期。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