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燕文,男,1975年11月出生,1995年7月参加工作,1997年10月加入中国。曾任云南省丘北县温浏乡组织委员、党委副书记;丘北县曰者镇镇长、党委书记;丘北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丘北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丘北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广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2021年3月,文山州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文山州广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高燕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9月,高燕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年2月,云南省西畴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高燕文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对高燕文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就在高燕文接受审查调查期间,他的妻子——丘北县科协原主席赵映竹也因职务犯罪锒铛入狱。2020年5月,赵映竹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丘北县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11月,赵映竹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1年7月,马关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赵映竹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至此,高燕文、赵映竹这对贪腐“夫妻档”双双身陷囹圄,令人唏嘘。

1975年,高燕文出生在丘北县温浏乡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由于在家排行老三,家里的苦活重活都落在了高燕文大哥、二哥的肩上,高燕文有了更多的精力来读书。通过努力,高燕文如愿以偿考入中专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丘北县温浏中学工作,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参加工作3年后,高燕文调任丘北县温浏乡组织委员,从此逐渐走上领导岗位。由于勤奋努力,高燕文从普通教师到任职镇长、镇党委书记、县教育局局长,再到先后任职不同的县委常委岗位,可谓是一路顺风顺水。

农村出身的高燕文,一步步成长为身处县级重要岗位的副处级领导干部,虽然有自身的努力,但更多的是组织对他的信任和培养。他本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加强党性修养,不负组织的信任,以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回报组织。然而,随着岗位不断变换和职位的升迁,高燕文的思想觉悟和政治素养没有随之提升,反而在升迁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开始变得作风霸道、擅权妄为。

高燕文在担任丘北县政法委书记期间,有一次因为丢失了家门口的一块脚垫,便马上要求县公安局出警,结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五六名民警忙活了一通下来,问家里到底是丢了什么贵重物品,才知道原来是他家门口的一块脚垫丢了。高燕文视下属为自家仆从,在担任丘北县教育局长期间,县教育局原计财股长王某鞍前马后为高燕文服务,从为其家庭煮早点到高燕文家请客吃饭,王某都负责买菜做饭前后奔忙,饭做好后,高燕文就要求其离开,稍有不满高燕文便会大声呵斥。

自走上领导岗位后,高燕文身边走动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阿谀奉承的人也多了起来,饭局、酒局也多了起来,在一次次的推杯换盏、小恩小惠和赞扬吹捧中,高燕文逐渐迷失自我、习以为常。别人拉拢腐蚀他的手段也从吃吃喝喝逐渐演变成烟酒礼品、小额红包直至大额现金,在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围猎”中,高燕文变得飘飘然,胆子也越来越大,他忘记了来时路,踏上了“一路向腐”的不归路。

“堤溃蚁穴,气泄针芒”。小事小节是一面镜子,小事小节中有党性、有原则、有人格。高燕文自认为“小节无害”,自我催眠、自我麻痹。然而,欲望的闸门一经打开,便如洪水猛兽一般将他彻底吞噬。不矜细行,终累大德,高燕文放松党性修养锤炼,先破纪再违法,并逐步滑向了犯罪的深渊,最终站在了组织和人民的对立面。

高燕文在忏悔书中写道:“有的老板坚持13年给我送钱,我也坚持收下。党的十八大以来,我虽然有所收敛,但依然存在收钱收物的情况,真是不守规矩,罪有应得!”

走上重要领导岗位之后的高燕文,利令智昏,以权谋私,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已经严重偏离正确轨道。他不但没有认识到收受管理服务对象钱物是违反党纪法规的行为,反而认为这是相关人员“重情重义”的表现,甚至以此为荣。从担任镇长开始直至担任广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十余年时间里,高燕文与数十名管理服务对象一直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高燕文向办案人员坦言:“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出现了问题,错误地认为别人给我送钱送物是对我的尊重,是一种地位和身份的象征,感觉很有成就感。”正是这种错误的思想,让高燕文急速滑向了腐化堕落的深渊。

高燕文收受钱物,不分时间地点、不论价值大小。逢年过节,会有相关人员专门跑到他的住处送上“节日慰问”;公务外出,也会有“贴心”的老板把钱打到银行卡上表示心意,让其“手头方便一些”。在给高燕文送钱送物的管理服务对象中,有送衣服、腰带等日常生活用品的,也有送多达数十万元现金的,面对这些人的“好意”,高燕文统统笑纳,可谓是来者不拒、大小通吃。

收受了他人钱财,在面对党纪国法、规章制度时,高燕文自然就选择性“失明”。在2009年至2012年丘北县教育局实施丘北县第二中学项目过程中,高燕文竟然胆大妄为,绕过集体决策和招投标程序,直接指定施工方,而且在明知两块地块将用于建设教学楼、食堂的情况下,却未要求施工方按照行业规定和工程设计进行施工,导致教学楼和食堂在建成后出现沉降。本应引起重视的高燕文在金钱面前又“另辟蹊径”,在未采取任何追责措施的情况下,选择另外聘请专业加固公司进行加固,由丘北县教育局承担加固费用,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达400余万元。

高燕文作为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修身立德,把党纪国法抛之脑后,形成了庸俗的得失观、名利观,丢失了为民服务的党员本色,将一名党员干部的职责和使命置之不顾,所剩的只有“刹不住”的贪念,最终也只能吞下人生“翻车”的苦果。

曾经的高燕文,作为主政一县教育工作的局长和身处重要岗位的县委政法委书记,本应该严于律己,做好表率,以自身的清正廉洁引领行业政治生态的风清气正,但他却背道而驰,逆向而行,胆敢向民心工程伸出了黑手。

2007年至2012年,高燕文任丘北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恰逢丘北县开展以集中办学为主的教育综合改革,大规模收缩校点布局,全县664个校点要收缩为192个,大量的教育系统工程建设需求成了高燕文权力变现的“良机”。在与相关工程老板的交往中,高燕文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工程老板在工程承揽、资金拨付方面提供帮助,共收受数十名工程老板所送的现金近300万元,项目招标、设计、施工、监理等环节均有涉猎,涉及范围之广,令办案人员大为震惊。

职务提拔、工作调动、岗位调整等组织人事工作在高燕文手中也变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在其任丘北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有一名教师想从乡镇调回县城工作,找到高燕文,由于没有准备财物,他对这名老师不予理会。这名老师多次找他后,高燕文不耐烦地对他说:“我这个局长有很多事情,又不是专门为你做事的,要是你懂事一点,或许我会为你考虑”。

正是高燕文这种以权谋私、任性用权的行径,搅乱了丘北教育系统以及政法系统的选人用人风气,给丘北县的政治生态造成严重污染。在其担任丘北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丘北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期间,高燕文共收受40余名教师、政法干部所送现金达30余万元,为20余名中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或政法干部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岗位调整上提供帮助,严重扰乱了正常的选人用人秩序。

而为了实现手中权力的利益最大化,高燕文可谓是绞尽脑汁,在收受钱物的同时,他依然欲壑难填,打起了教育项目工程款的主意,费尽心思指使相关人员采取虚列工程款的方式,套取60万元国家专项教育项目资金据为己有。

当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官。高燕文想方设法把手中的权力变现,背离了党的使命宗旨,与人民离心离德,终究在人生道路上栽了个“大跟头”。

翻开高燕文的忏悔书,里面有这么几句话:“我的家风教育和家庭教育管理严重缺失,我和妻子赵映竹没有互相发挥好廉内助的作用,没有吹好枕边风,妻子贪污我不知道,我长期多次受贿并把大部分赃款交给她管理和使用,她不但没有制止,反而默许认可。”

如果在高燕文显露出违纪违法苗头时,同样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的妻子能够及时提醒,他可能也不会在贪腐的“泥淖”里陷得如此之深。可惜,高燕文缺失的家风没能让妻子选择做“贤内助”,而是与高燕文一道上演贪腐“夫妻档”。他们在面对彼此的违纪违法问题时,都不约而同选择熟视无睹,形成“默契”。一次有工程老板到家里给高燕文送钱物,正好高燕文外出不在家,赵映竹便顺其自然地代为收下,高燕文知道后也不管不问。就是在这样的彼此纵容默许下,高燕文和赵映竹才一步一步不约而同跌入了犯罪的深渊。

缺失的家风建设,同样让高燕文和他的二哥高某某对党纪国法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无视。在高燕文任丘北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高某某参与了教育系统工程建设和学校营养餐配送等项目,高燕文到广南县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后,高某某故伎重施,紧随其后到广南县从事工程建设、学校营养餐配送等营利性活动,对二哥的这些行为,高燕文都选择听之任之,不加阻拦,甚至为其提供便利。“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做什么我假装不知道,我没有管好家人,家人之间的相互批评教育、帮助和提醒没有做到位,这是我们家的灾难,也是走到这一步的主要原因。”高燕文忏悔道。

家风正、私德严,才能政风清、政德廉。高燕文和妻子都成长为党员领导干部,不能说没有自身的艰苦努力和辛勤工作,可是,家风缺失和对家属的失管失教,让本应该互为“贤内助”的夫妻二人变成了“贤内蛀”,导致“家门失火”,最终夫妻双双锒铛入狱,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遗憾。“一大家人里有3个被采取留置措施,夫妻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当高燕文说起自己的家庭遭遇时,眼里饱含悔恨的泪水,但一切终将无法挽回。(通讯员 付海燕 周勇 王满)

参加工作以后,由于组织的关心,我逐步走上了领导岗位,手中的权力也就越来越大。然而,我却把组织交给我的权力作为自己放肆收钱的机会,一路走来一路收钱,现在想起已经没有后悔药了。组织把我安排在领导岗位上,就是要让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工作,而我却把它当作捞钱的机会,心思不用在工作上而是用在谋划自己的利益和财富上。

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出现了问题,错误地认为别人给我送钱送物是对我的尊重,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感觉很有成就感,没有认真反思为什么送我不送别人,为什么在其他岗位时没有人送的问题,现在想来,归根到底还是奔着我手中权力来的。

违法先破纪,很多人送我钱不是一来就送钱的,而是请我去吃饭喝酒,送我一些水果、茶叶再到送烟送酒,慢慢地才送钱的。我收的钱从开始的几百元的红包到几千元上万元,最后十多万元的也敢收,没有抵住金钱的诱惑。自己没有做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领导干部的家风问题绝不是小问题,我的家风教育和家庭管理严重缺失,我和妻子没有互相发挥好廉内助的作用,没有吹好枕边风,妻子贪污我不知道,我长期多次受贿并把大部分赃款交给她管理和使用,她不但没有制止反而默许认可。我哥知道我在收受他人送的钱,他不但不教育批评,反而伙同他人送我钱,我同样收下,我知道他也在送别人钱,我假装看不见。没有好的家风,特别是领导干部不严格管理家人,放任自由,不出事才怪。我没有管好家人,家人之间的相互批评教育、帮助和提醒没有做到位,这是我们家的灾难,也是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主要原因。

现在终于明白,失去了组织自己什么都不是,就像失去父母的孩子一样,真的就像一根稻草。只有相信组织和依靠组织才是唯一正确出路,要牢记“当官就不要想着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官”,说话办事要有规矩意识。党员干部要加强学习,不断提高自身修养,对党要忠诚老实。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