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大陆赛区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以下简称“LPL”)解说天团人气担当,受邀成为第11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以下简称“S11全球总决赛“)的解说之一,他见证并解说了最激动人心的EDward Gaming电子竞技俱乐部(以下简称“EDG”)夺冠历程。

凭借出色的口条能力,他的业务版图已经涵盖NBA、欧洲杯这样的传统体育赛事,还有一些棋牌、冒险类休闲游戏。

最近,他又“不务正业”,做客《脱口秀跨年2021》,奉献了属于电竞圈的经典捧腹桥段,再次出圈。

“我一直都觉得,我只是在努力做事的普通人而已,没想到,到了年底,很多人在微博喊话我:“管哥,你出圈了啊!”

电竞解说的基本功能是把场上发生的内容,用生动的语言表达演绎出来,为一场比赛增添观赏性。

但优秀的电竞解说可以做得更多,他们能理解全局,对比赛走势和选手操作做最专业的解读、分析和预判,能将选手的名场面变成热点记忆,能应变突然状况,调动观众的情绪,某种程度上,解说也是一场赛事的看点。

“圣锤之毅波比的坚定风采阻挡下了圣枪游侠卢锡安的冷酷追击,反手一记英勇冲锋将其眩晕在墙上,但是输出不够啊,没关系,烬的致命华彩精准击杀,留下一朵莲花让人万众倾倒。”

在管泽元的解说里,不乏这样的句式,除了极富个人风格,也能为比赛增加看点,点燃观众的热情。

“我从干这活的第一天,就明确地知道,我就是能把这事干好,而且我能干得特别好。”

在许多玩家的眼里,英雄联盟(以下简称LOL)解说排行榜,管泽元妥妥能进前三名。

在2017年LPL夏季赛中的一场比赛上,管泽元贡献出了一段至今仍广为流传的经典解说片段。

在这个只有7秒钟的名场面中,他像报菜名一样说出了英雄使用的技能,完美解读了场上的局势:

“他盛大登场打断了完美谢幕,然后惊鸿过隙魅惑到烬,给了加速,再闪现过来轻舞成双回到女警的身上。”

“事实上,我并没有刻意去记英雄技能,这完全源于天赋,因为我是一个过目不忘的人”。

“甭管是多无聊的东西,哪怕是在玩俄罗斯方块,我都能跟你说得很有意思,这就是我的核心竞争力。”

在2021年LPL夏季赛季后赛中,管泽元连续六次比赛反向预测的神操作,“管泽元6杀”“管泽元毒奶”成为了网友热议的焦点。

“其实预测对错不会影响我的心情。既然是预测,有对有错就很正常,当然我可能有时候运气差一点。我一直认为‘毒奶’这些梗,能让大家觉得看比赛更有趣,或者让观众和玩家觉得生活多了一些调剂,那也挺好。”

他会去主动了解梗文化,在微博上也关注了很多段子手,收集“梗素材”,在解说的时候可以随时丢梗。

“微博一直是我最私人的平台,我就是图它好玩,有时候甚至会注册小马甲来玩。”

在2021LPL全明星最受欢迎的解说票选中,LOL战队Generation Gaming国际电子俱乐部(以下简称GEN.G),以及皇马官博都在为他拉票。

管泽元一直喜欢这些战队,经常在微博为他们站台或者玩梗,没想到他在微博星粉生态中,这么愉快地完成了“双向奔赴”。

而另一次#管泽元追星成功#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则发生在他跨界与知名解说员詹俊同台解说欧冠赛时。

在演播室,管哥一溜小跑:“我真的非常非常紧张”“我特别特别喜欢您”“您是我微博最早关注的一批大V”……

“我不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我只想一份稳定规律的生活,然后在这其中,把自己喜欢做的事每天都做一做就可以了。但我从来没有懈怠过,一直在很努力地工作。”

“任何名气,任何关注,任何流量,任何能给你带来收益的东西,都是建立在把本职工作做好的基础之上。你要清楚你是干什么的。”

譬如,他解说的亮点之一,便是以饱满高涨的情绪吸引人,聊起任何话题,他都能轻松自如地“接梗”,你问出一句话,他可以热情澎湃地回上十句。

碰到出差,除了笔记本电脑之外,他甚至会再多带一个显示器和PS5,工作一结束就回酒店打游戏。

2015年的德玛西亚杯,现场因为机器故障,经历了长达6个小时的暂停等待。

管泽元作为当时的解说,在漫长枯燥的等待时间中,陪大家从天南聊到地北,从游戏知识聊到文化背景,硬生生撑到机器修好。

2017年4月Oh My God电子竞技俱乐部(以下简称OMG)与IMay电子竞技俱乐部(以下简称IM)的BO5(即总场次为5场,5局3胜的比赛制度)大战中,因为设备问题导致最终重赛,五场比赛连同暂停时间长达8小时,管泽元坚持解说了全程比赛。

在比赛的最后关头,他也不失激情,说出了那句非常广为流传的“他强任他强,我们能变羊”。

2017年的LPL夏季半决赛,管泽元顶班长毛一连解说两个BO5,还是两个打满五场的BO5,虽然连续解说9个小时10场比赛,一口饭都没有时间吃,但他依然精神饱满、无比兴奋地完成了全场解说与控场。

谁能想到,这么拼的管泽元,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能拥有三到四套房,像广东收租大爷那样,每天喝茶、吃饭、健身、玩游戏。

如果真能当上包租公,我还是会关注电竞,还做解说,但它挣不挣钱,有没有人喷我,都不用考虑了。这反而会让我更加享受这件事本身。

中国最早的一批职业电竞选手大多出身贫寒,学习、工作之路走得相当不顺,身上背着“网瘾”“沉迷游戏”等负面标签,阴差阳错地走上前景不明的电竞之路,且不得不“一条道走到黑”,反而激发了更强大的战斗力。

wNv gaming战队在2005年World E-sports Games(国际顶尖电竞赛事,以下简称“WCG”)大师杯夺得反恐精英(射击系列游戏,以下简称“CS”)冠军,战队排名升至世界第一,举国CS玩家为之沸腾;

被俱乐部逼着改打《魔兽争霸3》的李晓峰在2005年、2006年连续两年拿下WCG世界冠军,成为一代青年偶像。

不可否认,这是中国电竞的第一个黄金时代,铺天盖地的报道,让国人彻底接受了一次电子竞技的普及,对游戏的固有偏见也开始松动。

即便有这批勇士,在前面披荆斩棘,开创先河,但大众对电竞整个行业的印象,还是根深蒂固。

管泽元说,他碰到过几次,有人认为出席活动,电竞行业的人是不需要特意请的,因为这些人没有价值。

“我希望我的一些名气也好,热度也好,能够让大众看到我的同时,也愿意慢慢了解电竞行业,最终,让这个行业出圈。”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