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风起正清明,洒泪追思祭先烈。在历时 64天的平津战役中,我人民共有 7030位烈士为共和国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长眠于华北大地。平津战役纪念馆作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秉持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烈士负责、对家属负责的原则,自建馆以来,就开始从事烈士事迹整理、失踪英烈找寻、烈士名录补刻等严肃而神圣的工作,目的是把他们的英雄事迹挖掘好、宣传好、传承好。

习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推动全社会见贤思齐、崇尚英雄、争做先锋”。清明节来临之际,平津战役纪念馆推出“他们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专栏,选取169位平津战役牺牲烈士事迹,弘扬英烈精神,厚植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情感,让红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传承。

李耀德,山东沂水人,1938年2月在家乡参加八路军,1939年1月入党。1945年10月跟随部队挺进东北,曾任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3师8团1营营长,对上级领导的命令和指示坚决执行,团结同志、体贴关心战士,作战勇敢,善于组织指挥部队。战斗中,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互相学习,集体观念强,先后参加四平攻坚作战、“三下江南”、东北夏、秋、冬季攻势等战斗。辽沈战役中,率部参加解放沈阳战斗,随后入关,参加平津战役。

入关途中,李耀德调任第7团参谋长。天津战役总攻开始后,作为第1纵队第二梯队的3师,于14日14时左右进入纵深作战。为指挥部队有序投入战斗,李耀德深入前卫营检查部队进展情况。途中,炮连正在过护城河,河深无桥,需要人下水抬炮。那时正值数九寒天,李耀德二话没说,甩掉大衣就跳到冰冷刺骨的水中,将炮抬过护城河。紧接着他又向冲在全团最前面的前卫营赶去。垂死挣扎的敌人在城防一带的道路上布满了地雷,部队只能在交通壕里前进,壕窄人多,行动很慢。眼看着不能到第一线了解情况指挥战斗,李耀德心中像燃烧着一团火,一定要尽快赶到前面去。他不顾壕外敌人埋有地雷的危险,毅然跳出战壕向前飞奔,不料在小西关大街附近踩中地雷,献出了年仅29岁的生命。

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2团3连指导员刘德胜曾与李耀德并肩作战5年,他回忆道:“在一次战斗中,他亲自指挥爆破队下炸药,攻克敌人四座地堡。战斗到第二天,我负了伤,他的伤口也淌着鲜血,他却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裹住我受伤的腿,怕冻伤,他只穿一件毛衣,在寒风大雪中,一步一瘸,忍着疼痛把我背下了战场。如不是耀德同志舍身相救,我不被敌人打死,也会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冻死。”李耀德牺牲后,刘德胜不忘报答参谋长的恩情。1999年,刘德胜不顾年事已高,经多方找寻,终于联系到了李耀德烈士在山东沂水的母亲和侄子,给烈士家属送去了关怀和慰藉,这段战场上的生死战友情,跨越数十年,仍在后人心中延续。

范鲁,河北永年人,1936年入伍,1937年入党,平津战役时任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司令部侦察科科长。

1948年11月初,辽沈战役胜利结束,东北全境解放,全国军事形势出现了新的转折。大战之后未及休整,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即遵照、主席的命令,于11月23日从沈阳出发,星夜疾驰,由喜峰口跨越长城直指平津,同兄弟部队一起,迎接又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决战。

1949年1月1日,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疾驰进驻津西一带,进行临战训练并开始扫除外围的战斗。1月13日傍晚,部队由杨柳青出发,沿公路向天津开进,进入待机位置。

天津战役打响后,第1师作为右翼主突师,自西营门突击。范鲁随第1师1团突破守敌第一道防线,沿南马路向敌警备司令部方向攻击时,遭到隐蔽在两侧楼房内敌人的交叉火力阻击,附近的两个碉堡也对部队造成威胁。为拔掉钉子,范鲁立即与团首长进行攻击部署,任务刚下达完,一发炮弹打来,他倒在了血泊之中,牺牲时年仅29岁。时任第1纵队1师1团团长的刘海清也曾在文章中提到:“打到了南马路中段一幢灰色楼房的附近。前边不远就是鼓楼大街和南门外大街的路口,在这里,敌炮兵对我前进通道进行猛烈的拦阻,部队遭到伤亡。在一个房角,我同黄汉基参谋长向军部派来的侦察处长[科长]范鲁谈了一下情况。我们刚离开,敌人的一发炮弹打来,范鲁同志牺牲了”。

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政治委员梁必业曾评价:“牺牲前任第1纵队司令部侦察科科长的范鲁,是纵队首长的‘千里眼’!”

陈忠义,河南潢川人。17岁参加革命,先后参加战斗300余次,作战勇敢,曾四次负伤,被敌枪横穿鼻梁骨、面颊、右眼眶等数处,导致鼻骨塌陷,呼吸不畅,无法继续参加战斗,改担任供给工作。陈忠义在战斗中当过英雄,在工作中当选模范,是我军十分优秀的干部。

1948年12月1日,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沿北宁线日抵达芦台,准备攻取塘沽。后因战略部署的调整,28日撤离塘沽,30日晚抵达天津西北地区,陈忠义所在第4师集结于天津西部的曹庄、刘家园、李家坊一带。9日至11日,第2纵队扫清了南运河西侧三元村、鲁西义地、安徽义地,及北运河两侧的丁字沽、霍家嘴等敌人重要支撑点,为突破城垣扫除了外围障碍。

陈忠义在带病之下坚决追随部队,展开天津战斗,工作繁忙,不能休息,终因贫血之体疲劳过度、鼻骨塌陷、呼吸不通,窒息而病故。

新中国成立后,陈忠义烈士遗骸移葬于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墓碑上书写着“陈忠义同志,中国人民三十九军一一五师供给部部长,河南省璜川县人,一九三一年参加工农红军,一九三五年加入中国,历任班长、排长、通信队长、连长、处长等职。一九四九年病故于天津,享年三十六岁。”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